栏目导航
最新话题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最新话题 >
从赤脚大夫到乡村医生 乔树林与妻子扎根农村大半生
发布日期:2021-11-24 06:28   来源:未知   阅读:

  赤脚医生,是文革中期开始较为频繁使用的称呼,指一般未经正式医疗训练、仍持农业户口、一些情况下“半农半医”的农村医疗人员。当时人员来源主要有3部分:一是医学世家;二是高中毕业且略懂医术病理;三是上山下乡的知青。赤脚医生为解决一些农村地区缺医少药的燃眉之急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从赤脚医生到乡村医生,乔树林与妻子一起扎根农村40余年,默默奉献,忘我工作,成为周围几个村子村民生命的“守护神”。日前,记者来到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树林召镇林原村,了解了乔大夫这一路走来背后的故事。

  “上世纪70年代初,国家贫穷,医科专家奇缺,一时培养不出那么多医学专业的人才,只有培训一批略懂医术的赤脚医生来应急。贫穷落后的年代,生病的人也尤其多,更需要赤脚医生来治病。因而,那个年代,在乡村里,赤脚大夫就应运而生了。1970年,农村普遍开始成立大队卫生所,村里培养我进入达旗二河滩生产大队卫生所,做起了简单的药品调剂工作。”8月3日,乔大夫这样开始讲述起了自己从医43年的经历。

  1970年,乔树林和两个同伴在一间7平方米左右的土房里组建了卫生所。大队给卫生所补助1000元资金,那个时候的医疗条件十分简陋,医生的诊断工具只有听诊器、血压计和体温计,药品也是仅有的几种西药和草药。由于诊断工具的简单,偶尔也会出现误诊。当时大队卫生所只能医治简单的头疼、感冒、发烧,以及处理一些外伤,稍微复杂一点的病,就得去达旗医院了。当时的路也不好走,很多患者因此耽误了病情。乔大夫说:“那个时候很少有人打针、输液,我去达旗医药公司提取药品,都是有指标的购买,一个卫生所也只给分10支左右,即便有钱也买不上药品,药品供应很紧张。”

  尽管条件艰苦,但乔树林还是尽职尽责,满腔热情地为村民服务着。不管三更半夜还是风雨交加,只要有病人来叫,他就会赴诊,认真地为病人看病打针配药。自己治得了的,就一心一意尽力去治,自己治不了的,就建议送医院治,有时还亲自陪着送去。乔树林说:“赤脚医生治病收费不高,只收回成本钱,有时碰上困难户,就得倒贴成本费了。”

  1978年,大队专门给盖了90平方米的砖木结构的医疗所,条件有了少许改善。“由于医疗条件和技术的不完善,每次看到病人不能及时地治愈,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之后我就去达旗医院、河北医院分别进修了几次,还在鄂尔多斯卫校学习了半年的理论知识。”乔树林告诉记者,通过那几次学习和进修,一些常见病都能看好,他也更加热爱医疗事业了。

  1984年,乔树林开始单干,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成立了“一个人的卫生所”,他一边务农一边看病,养活着一大家子人。直到1992年,乔家人的生活条件才有所好转,盖起了新的砖房。乔树林也不务农了,专心当起了大夫。1998年,他挂牌成立了“二河滩村卫生所”。2010年达旗卫生局投资建立了第一批“全旗标准卫生室”,乔树林开起了诊所。过了四五年之后,开始得到政府的不断资助。“卫生室的检查桌、操作台、病床、资料柜、病历柜都是达旗卫生局免费提供的,还给我们提供了急诊箱,里面的急诊工具也很多,足以应对外出急诊的需要了。”后来,乔树林又添置了心电图仪、雾化器、电疗仪等设备,一般的常见病都能在这里得到医治。他也从赤脚医生转变成了一名乡村医生。

  乔大夫说最近还买了一辆车,如果病人的病情严重,就可以及时送往旗医院治疗,村里人都说他这里也像一个小医院。

  村里的老人郭二花,因为年老体弱,患有慢性肾病综合症、冠心病,丈夫的腰椎也出现了问题,这老两口是诊所的常客。“我这么多年的病全靠乔大夫治疗了,要不是乔大夫,很可能活不到现在呢!他们服务态度好,有时候我夜里犯了病也是随叫随到。药费也比外边的便宜。”

  “我在这个村子生活了几十年了,乔大夫留给我们的印象很好,服务态度也十分好,我们大大小小的病都在他这儿治,包括一些疑难杂病即便这个卫生所没有条件治疗,他也能查出来病情来,然后建议我们去大医院进一步治疗,给我们带来了很大方便。”陪老伴输液的王大爷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

  谈起医疗事业的发展变化,乔树林滔滔不绝。随着社会的发展,过去赊账治病的情况没有了。而且每年国家给卫生所拨款2000元,也可以增添一些设备。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合作医疗方面,在诊所看病就医不能报销。“村子里的一些患者本来就近就医,在我们这里就可以把病看好,但是由于卫生所不能报销,他们就得乘车去达旗医院治疗,从患者方面考虑有时候就变得不太方便了。”

  “回想自己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从医,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所谓的医闹,现在同行聊起天都不愿意自己的孩子从医,日夜操劳给患者治病,稍微有点问题,医患纠纷就出现了,”乔大夫说,“前段时间看了电视剧《生死依托》,剧中一个片段让我深有感触,医生表示很多病都是由感冒引起的,患者就认定感冒不可能致人死亡。因此医患之间的纠纷就出现了。”透过电视剧中这个片段,乔大夫认为,现在法律健全,出了医疗事故肯定要负责任。乔树林笑着说,自己从事的是高风险行业,有时候真的有些伤不起啊!

  当记者问他打算什么时候退休?乔树林笑着说道:“这个我自己也不知道了,大队把我培养成了一名医务工作者,不干这行觉得对不起大家,干到干不动那一天吧。”谈到今后的发展,乔大夫说:“大儿子在北京开了药房,现在小儿子和儿媳都在卫生所工作,以后我们还会增添各种软硬设备,想把这里办成最好的村卫生所,让村民足不出村就能享受到良好的医疗服务。”(记者 范亚康)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